Tasya Siannodel.

=浔景

会些涂鸦,正在学习文字。

杂食,是个安安静静的啃佬族

冬兵毒唯。我爱甜包一辈子

自家崽,我超级喜欢他…/////

占tag歉。竹坞听荷低修单身华仔诚信征婚了解一下!

短打。

放在前面的逼逼叨
——
我喜欢的女孩—她是我的生命里最鲜妍的存在,她是上天于我的馈赠,她是我的白月光,我的朱砂痣。
我有多喜欢她呀,只一眼就能对她一见钟情,每一秒都比之前更爱她。
希望她更加相信自己,希望她的愿望都能实现。

——

攀附着青藤的石柱撑起古老的殿宇,刻凿已久的图腾点缀其上,主神高高坐在石阶尽头的王座上,在他面前,一团朦胧的雾挥之不去,隐隐约约有人形被笼罩在雾里,主神手持冰冷权杖,垂眼俯视,沉默聆听。

“把惊涛骇浪给我,叮咚清泉给她。”

“把狂风暴雪给我,和风细雨给她。”

“把潦倒落魄给我,明媚优雅给她。”

“把憎恶咒骂给我,赞美歌颂给她。”

“把阴影死亡给我,光明活力给她。”

我的声音渐渐颤抖,朦胧被抽丝剥茧般剥离,消散,人形的身影在雾中愈加清晰。

我原先挺直的脊背愈发佝偻,我眼里含着泪光,虔诚又惶恐。

“……把灾厄乌云给我,蓝天白云给她。”

“把冻土冰原给我,繁花似锦给她。”

“把悲哀绝望给我,欢乐希望给她。”

我大声祈求迫切地献出灵魂,而这一切无人知晓。直到我恭敬地伏在地面,亲吻硬石如亲吻主神的足尖。

浓雾散尽。

我的声音像一场雨的尾声微弱下来,留下点点湿痕。

“让我在漫长黑夜里同阴影耳语,愿她在温柔的春光中潇洒漫步。”

“卑微留予我,高贵赠予她。”